语言与社会笔记中文版

第一单元 语言、方言和变种
什么是一种“语言”?
假设1:使用同一套词汇、语法系统和发音规则便是一种语言
不成立,因为每个人的说话方式都不完全相同,而不是每个人都说一种语言。
举例: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词汇上不同 gas – petrol
语法上不同 dive: dove – dived sneak: snuck – sneaked
发音上不同:data tomato schedule

假设2:如果两个人交流能互相理解就是同一种语言,不能互相理解就不是同一种语言
不成立,有很多反例。
1.能互相理解,但说的不是同一种语言
①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挪威语、瑞典语和丹麦语
②印地语和乌尔都语
③在德国和荷兰边境的德语和荷兰语
2.不能互相理解,但说的是同一种语言
天朝的普通话、广东话(粤语)、台湾话(闽南语)、上海话(吴语)

结论:语言并不能单纯从语言学角度来区分,受到政治文化等多方面影响
1.欧洲东南部的塞尔维亚语、克罗地亚语和波斯尼亚语实际上是互通的。在1954年之前只有塞尔维亚语和克罗地亚语,1954年南斯拉夫统一后并称塞尔维亚-克罗地亚语作为官方语言。1990年南斯拉夫解体后分裂成三种语言。
2.印地语和乌尔都语在语音上是互通的,印地语使用天城文书写,乌尔都语使用阿拉伯字母书写。在19世纪两个名称同指一种语言。20世纪从英国独立时因为政党按印度教和伊斯兰教划分,后来形成了印度、巴基斯坦和东巴基斯坦(现孟加拉国)。两种语言在日常用语方面相当接近,只是在正式场合使用时因印地语多从梵语借词,乌尔都语从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借词而有略微的差异。
3.挪威在19世纪从丹麦独立,挪威语和丹麦语是互通的。但是区分成两种语言。
4.汉语的各种方言是不互通的。但是因为共享历史和文化,同用汉字书写系统,ZF希望和谐统一所以被当作方言对待。

一个语音变种是怎么成为一种“语言”的?
第一步:一个变种被认为是语言
1.人为选择
“一种拥有陆军和海军的方言就是一种语言”,拥有权力的一部分人所说的语音便是语言,其它便是方言。
举例:①标准日语来源于20世纪初期江户的山の手地区(现东京西部)
②印度尼西亚语是在20世纪中期从荷兰独立时人为选择的一种标准化的马来语(苏门答腊岛北部)
2.自然选择
当一个特定群体变得越来越有权力的时候,他们所说的变种就成了语言
举例:①标准英语来源于牛津-剑桥-伦敦的三角形权力中心地带,于18世纪标准化
②标准法语来源于17世纪的巴黎附近地区,在法国大革命时期(18世纪末)强制推广
第二步:标准化
①建立语法的描述
②建立词典
③书写形式的建立或进一步发展
④文学的发展
⑤词汇量的扩展

变化的结果(影响)
①统一人口(政治目的)
②赋予说标准语的人声望和社会地位
③成为一种语言模版,其它变种被视为非标准

认知:人们是否认为他们说的是一种语言或方言?
消极因素
1.几种语言的混合的变种通常不被视为是一种独立的语言
举例:新加坡式英语基于英语、汉语、马来语和泰米尔语,被新加坡人广泛使用,但不被认为是一种语言。ZF推广标准英语。
[属于pidgin/creoles.皮钦语(混杂语言)/克里奥尔语(归融语)]
2.没有发展成熟的词汇量
积极因素
1.历史上长期附着某个变种
举例:藏语
2.政治自治权
举例:俄语/乌克兰语,挪威语/丹麦语,印地语/乌尔都语

什么是方言?
一个不给视为语言而与某个语言有关的变种就是方言。
举例:意大利语的威尼斯方言、米兰方言、西西里方言、那不勒斯方言。
1.方言是描述关系的
区分于孤立语言:与其它语言都不相关的语言
举例:①日语:西方传来说(与阿尔泰语系语法[黏着语]类似),南方传来说(与南岛语系部分词汇类似),南印度传来说(部分词汇类似[泰米尔语])
②巴斯克语(使用于法国西南部和西班牙北部[比利牛斯山脉]),不属于印欧语系
2.方言通常与特定地理区域相关
3.同一种语言的方言也可能不是互通的
举例:汉语,阿拉伯语,意大利语
4.①发音区别:butter bitter better 英式t 美式近似于d
②语法区别:I see him. 英格兰北部:I sees him.
③词汇区别:hit – nang(英格兰西南部)
5.区域性的方言通常不如标准语的地位高

方言地理学家从词汇、发音和语法来划定等语线(isogloss)。
举例:英格兰西南部方言
英国只有此地区的r发音:car bar farm
元音发音不同:my:moi buy:boi
词汇不同:hit – nang, we – us(发音uz), were – was
Las noit us was in moi car: Last night we were in my car
Nang ee on ee ed or eave ee in ee edge: Hit him on his head or throw him in the hedge. (he/him/his=he, heave=throw,词首的h脱落)

通常明显的等语线都伴有显著的地理障碍,反之则有方言连续体现象。
举例:①从维也纳(奥地利,德语)旅行到阿姆斯特丹(荷兰,荷兰语),每经过一段距离都会有一些方言的变化,最终可以在阿姆斯特丹无障碍交流。如果直接从维也纳直接飞到阿姆斯特丹则不能。
②捷克语→斯洛伐克语→波兰语→乌克兰语→白俄罗斯语→俄语。捷克语和俄语则有显著差异。

非区域性方言
1.宗教性
举例:在巴格达,穆斯林、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说不同的阿拉伯语方言
2.社会性
举例:印度的种姓制度:婆罗门(祭司)、刹帝利(战士)、吠舍(农民)、首陀罗(工匠)。每个种姓讲不同的印地语、旁遮普语、古吉拉特语、孟加拉语等印度语言的方言。
3.种族性
举例:①非洲裔美国人白话英语(African American Vernacular English,AAVE)
②不同地方来的移民:纽约的意大利移民和波兰移民说不同的英语方言

其它说话方式
风格:社会地位、关系远近决定正式/非正式语言风格
领域(register):特定职业的说话风格
举例:①体育评论员:赛马比赛接近终点时语速极快,足球比赛进球时大声呼喊
②拍卖官:大宗商品,比如牲畜、烟草[Youtube视频]
③日本的电梯小姐:声调高
④商业广告:开始慢慢介绍药品的好处,后快速说副作用

复习
说话的方式
1. 语言
2. 方言
3. 风格
4. 领域

选择说话方式的因素
1. 人物:谁对谁说
2. 内容:谈话的主题
3. 地点:在哪里说
4. 目的:①信息指代②影响性目的

1.关系远近 朋友/家人→陌生人 关系越远越正式
在某些语言中会影响代词的选择:tú – usted (西班牙语) tu – vous (法语) du – sie (德语)
2.权力(相对社会地位)
皇室成员→总统→宗教领袖→公司老板→工厂工人…小孩
在日语和韩语中会影响词尾变化
矛盾:有时两人关系很近,权力差别却很大
比如孙子对爷爷说话,在不同文化中有不同的语言方式选择
在《国王的演讲》一片中,国王和理疗师关系很近,地位差别却很大
3. 礼节
①在法庭中和做礼拜的地点通常使用正式语言
②书面语言比口语正式
4.① 信息指代性的交流:传递信息
新闻、天气预报很正式
②影响性目的:维持人际关系,没有实质内容
闲聊:在英国人们能无休止地谈论天气
问候:无意义的问题 你吃了吗(广东话),你去过哪里(泰语),What’s up? Hey Dude. (美国)

第二单元:双层语言和语言切换(Diglossia and Code-switching)
双层语言:在同一区域内通行多种语言
在北挪威地区有两种形式的挪威语:Ranamal、Bokmal(书面挪威语)
一个南非青年会说茨瓦纳语、祖鲁语、塞索托语、英语、南非语(南非荷兰语)、南非塔尔语
民主刚果:如果是好朋友,说Indoubil
如果不是好朋友,是友好部落的人,在正式场合说正式Shi,非正式场合说非正式Shi
如果不是友好部落的人,在正式场合说标准斯瓦西里语,非正式场合说Kingwana

双层语言的特点
1. 两种不同的变种在同一人群中使用
2. 每个变种有不同的功能
3. H(高威望变种)不在非正式场合中使用
4. L(低威望变种)从家庭中学习,H从学校中学习
5. L通常没有词典和语法表述
6. H通常有更复杂的文字结构
举例
1. 瑞士的官方语言:德语、法语、意大利语、罗曼什语
在德语区,H:标准德语 L:瑞士德语
2. 讲阿拉伯语的国家
H:古典阿拉伯语 L:各国的口语形式
从《古兰经》成书的7世界开始,阿拉伯语的书写形式就被固定下来,现在古典阿拉伯语也称现代标准阿拉伯语(Modern Standard Arabic, MSA),所有书写形式全部使用MSA
随着阿拉伯征服北非和中东,阿拉伯语和科普特语、柏柏尔语、西班牙语、法语等接触,形成了各地方言
人们认为H是优美的有逻辑性的清晰的
3.希腊
H: Katharevousa希腊语 L:Dhimotiki希腊语
希腊长久以来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,其官方语言是土耳其语,使用波斯语和阿拉伯语书写。1832年独立时曾有三种国语提案
①D希腊语:雅典附近的希腊语,被左翼支持
②K希腊语:净化后的希腊语,被右翼支持
③古希腊语
4. 海地
H:标准法语L:海地归融话

双层语言的拓展:不是变种,而是不同的语言
巴拉圭:H西班牙语L瓜拉尼语
中世纪欧洲:H拉丁语L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等

巴拉圭:西班牙语是官方语言,瓜拉尼语是国语
①上层社会:男性爱用瓜拉尼语显示关系亲近,女性爱用西班牙语显示教育程度
②海外旅行:巴拉圭人之间爱用瓜拉尼语以显示亲近
③对爷爷辈:瓜拉尼语
④法庭:以西班牙语开始,常常切换到瓜拉尼语
⑤酒喝的越醉越爱说西班牙语(更具有攻击性)

在宗教或文学上,人们认为H比L积极。在表达情感上,人们认为L比H积极。
双层语言只能形容社会,不能形容个人。
双层语言也可以是标准语和方言。比如普通话和粤语、闽南语、吴语。

语言切换:一个会话中在两种语言中切换
第0级:整句话切换
①在新西兰,英语/毛利语
用毛利语问候来表现关系亲近,但说话者可能只会用毛利语打招呼
②在挪威,一个人到税务所办事,办事员是他的朋友。对话以Ranamal开始寒暄家庭问题,然后切换到Bokmal讨论税务表格
第1级:句外切换“插入标签(tag intersection)”
在句首或句尾插入一小段,如;I’m going to take the car now,大丈夫だろう(英语/日语)
第2级:句中切换,在不同从句中。
Sometimes I’ll start a sentence in English y termino en español.(英语/西班牙语)
第3级:句中切换,在从句中。“语言混合(code-mixing)”
我们昨天去看的movie was really amazing!(汉语/英语)
B.C.に行く時、飛行機で読もうと思ったから、I bought it. I haven’t finish it yet, and it’s hard, because Iなんか、もう本なんか読むとcover to cover読まなかったら, if I stopだけで, I forget the story. One week later, 読んだら, I’ve got to go back.(日语/英语)
Por eso cada, you know it’s nothing to be proud of, porque yo no estoy proud of it, as a matter of fact I hate it, pero viene Vierne y Sabado yo estoy tu me ve haci a mi, sola with a, aquí solita, a veces que Frankie me deja you know a stick or something…(西班牙语/英语)

区别:借词(borrowing)和语言切换
Tomorrow, I am going to go to Paris.
如果Paris按英文发音(pa-ri-s)便是借词,如果按法语发音(ba-hi)便是语言切换

句中切换的两种模式:插入式和转换式
插入式:一种语言为主,插入另一种语言的单词
それだから、anyway, あそこでsmoked salmon買ったのよ。(日语为主,插入英语单词)
转换式:一种语言完全转换到另一种语言

语言切换的动机
1. 展示个人地位
2. 说话风格
3. 两种语言掌握情况不同(不平衡双语者 unbalanced bilinguals)

表示关系亲近
①第二代日裔美国人(以表示是同一世代)
②在纽约的波多黎各人(每个聚居地都略有不同)
③新西兰(用毛利语打招呼)
④韩裔日本人(用朝鲜语打招呼,第三代)
显示复杂的个人身份
⑤新几内亚的政治家(当地语言Buang、国语Tok Pisin[基于英语的克里奥尔语]和英语)
⑥台湾北部的政治家到南部时经常会讲台语
显示社会距离、表达愤怒
⑦说广西方言粤语来表达愤怒
⑧在匈牙利,母亲教育孩子用德语(德语是学校所学的语言,孩子可能甚至不懂德语)

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通行斯瓦西里语(银行、邮局、公共交通)、英语(教育、政府)和当地部落语言(同部落的家人和朋友)(P15对话
在特定场合期望听到的语言称为非标记语言(unmarked language),其它语言成为标记语言(marked language)

在语言选择上会出现
1.抗拒感(divergence)
①加拿大,英语/法语(P19对话
②台湾,普通话/台语(P18对话
2.亲和感(convergence)
美国人去澳大利亚留学,学会了当地的英语方言

对于语言切换的态度
1.使用人口 大-积极 小-消极
2.使用者年龄 年轻-积极 年老-消极
3.两种语言的能力 高-积极 低-消极

第三单元:语言保持、语言变迁和少数人群中的语言消失
形成模式
1. 少数人群移民到多数人群中
2. 少数人群被多数人群包围(美洲原住民、澳大利亚原住民)
3. 因政治、军事原因重新划分领土

如移民到美国的柬埔寨人、移民到日本的韩国人
第一代:只会原语言(heritage/ancestral language),学会当地多数人群的基本生存语言
第二代:双语
第三代:多用当地多数人群的语言,可能不会原语言

语言迁移的原因
1.经济原因
①墨西哥人:萨波特克语→西班牙语
②上瓦特由匈牙利划到奥地利,当地人在学校和工作场合中开始讲德语
2.社会压力:融入多数人群中的压力
3.政治压力:多数人群强制少数人群
①法国大革命中推广标准法语
②20世纪时西班牙推广卡斯蒂利亚西班牙语
③日本在朝鲜半岛和台湾殖民统治时推广日语
④缺少保持和继承语言的动力
5.人口分布:城市中的语言变迁比乡村快
宾夕法尼亚州的阿米什人说德语
6.人口数量:人口越多越有利于保持语言
洛杉矶的韩国城、旧金山的华裔人群(粤语)、橙县的威斯敏斯特和加登格罗夫的越南裔人群
7.通婚:子代通常学会当地多数语言
8.学校的影响
20世纪初美国的印第安人的孩子会强制上寄宿学校学习英语,禁止说母语

1.韩裔美国人
第一波移民:20世纪初很多韩国男性移民到夏威夷并通婚,朝鲜语没能传承下来。
第二波移民:1960年代很多韩国人移民到美国本土。和第一波前来谋生的移民不同,他们通常受过教育。朝鲜语传承下来。

2.拉美裔美国人
现在占总人口的12.5%,在2050年可能占到25%
有60%在西南地区(加利福尼亚、德克萨斯、新墨西哥、亚利桑那、科罗拉多)
洛杉矶县有37%拉美裔 50%不是在美国出生的(加利福尼亚居民中1/4不是美国出生的
虽然人口众多,多数人会讲英语,并有语言变迁现象

区分语言变迁和语言灭绝
语言变迁:如果韩裔日本人都不会说朝鲜语了,不代表朝鲜语灭绝,因为朝鲜语在世界其它地方仍被广泛使用。
语言灭绝:如果日本的阿伊努人(虾夷人)不会说阿伊努语了,北美的赫必族印第安人不会说赫必语了,则代表语言灭绝

语言变迁的现状/趋势
不能单纯按使用者人数来计算。比如布列塔尼亚语,现在有20万人使用,但是1905年曾有150万人使用。按这个趋势会很快消失。所以如果以20万人为标准的话
全世界大概有6000种语言,按60亿人口计算
母语者超过1亿的八个“超级语言”
汉语普通话、西班牙语、英语、孟加拉语、印地语、葡萄牙语、俄语、日语
总人数25亿
说人数排名前20的母语者有32亿
而使用者少于10人的语言200种
100人1000种
1000人1500种
10000人3000种
200000人4000种 占所有语言的2/3

濒危语言(moribund):不能传承到下一代的语言
在加拿大的印第安人,85岁以上有60%用某种印第安语交谈,40岁有30%
187种印第安语种有80%濒危,澳大利亚250种原住民语言种有90%会在本世纪消失
在移民之前,加州有98种印第安语
18世纪有30万原住民,1845年15万,1900年2万
45种已经消失,36种只有部分老人使用,17种有1-5个使用者
这是一个规模巨大的、速度迅猛的语言和文化多样性的丢失

如何抢救濒危语言
1.语言档案编制
①在濒危语言消失之前记录下来
②帮助语言复兴
2.语言复兴
①引起对语言消失的关注
②词典、语法描述和教科书的创建和使用
③为语言争取政府认可

第四代现象
第四代通常有经济稳定性,这是第一代和第二代不具有的。他们可能想了解自己的原语言。

语言复兴的成功例子:威尔士语
18世纪2/3的威尔士人口使用威尔士语
1980年代有2/3的人使用威尔士语
1993年政府采取了“威尔士语行动”,所有政府部门使用双语
政府→公司→学校→流行文化

第四单元:国家语言和语言计划
标准语:任何经过标准化的语言(标准英语、标准法语等)
通用语(lingua franca):在不同语言使用者中充当沟通手段的语言(英语[世界]、俄语[前苏联地区]、斯瓦西里语[东非]、普通话[天朝+台湾]、印度尼西亚语[印度尼西亚])
广泛交流语(Language of Wider Communication, LWC):有非常广泛国际用途的语言(英语、法语、西班牙语)
国家语言(National Language):作为国家的一个象征,象征性。为了统一人口。
官方语言(Official Language):应用在生活的某些方面,实用性。
1.地区限制:全国范围或某个区域(省、州)
新墨西哥州(西班牙语+英语)夏威夷州(夏威夷语+英语)
2.领域限制:教育、法律、政府
也有国家语言和官方语言相同的情况,“国家官方语言”(national-official langauge)

巴拉圭 NL:瓜拉尼语 OL:西班牙语
坦桑尼亚 NL:斯瓦西里语 OL:斯瓦西里语、英语
民主刚果 NL:斯瓦西里语、林加拉语、刚果语、Tshiluba OL:法语
新加坡 NL:马来语 OL:马来语、普通话、泰米尔语、英语

语言政策
1.官方单语化
推广一种NL/OL(日本、法国等)
2.多语化
推广多种语言作为NL/OL
新加坡4 瑞士4 南非11 印度22
3.语言/文化同化
施加压力接受某种语言/文化而放弃其它语言/文化
日本19世纪对爱奴人的同化政策

①国家语言是国家独立时强调国家性的需要
坦桑尼亚:斯瓦西里语 巴基斯坦:乌尔都语(OL英语) 以色列:希伯来语 马来西亚:马来语(OL英语)
②有时很难选择一种国家语言
印度1947年独立时有38%人口说印地语,但是推广作为国家语言失败
人口(百万) 语言
喀麦隆 16 250
苏丹 28 140
尼日利亚 140 400+
坦桑尼亚 60 200
③宪法中没有写明官方语言或国家语言
美国 英国

多个国家语言:不再有象征意义
多个官方语言:成本增加
加拿大 法语人口28% 英语人口45% 移民27%
魁北克省从法国交给英国,农村地区人口主要说法语,英语人口占据城镇
20世纪末期法语中产阶级兴起
1969年官方语言方案,英语和法语都是加拿大的官方语言
全国双语人口10%,魁北克60%
1977年魁北克省官方单语化
1995年全民公决 同意独立49.5% 不同意独立50.5%

有复杂民族语言成分的国家①殖民②移民潮
菲律宾1946年独立
他加禄语12m宿务语10m Llocano 5m
领导阶层多来自他加禄语人口,把他加禄语改名“菲律宾语”推广没有成功
印度尼西亚1948年成立
领导阶层来自爪哇语人口,马来语只是苏门答腊岛上少数人口使用。但其长期有通用语作用,改良后成功推广为印度尼西亚语

语言计划
1.状态计划:选择一种语言作为特殊用途
2.语料计划:①编纂a语法描述b词典c书写形式(罗马字母、阿拉伯字母、西里尔字母、汉字等)②词汇扩充
3.落实a教育b广播电视c积极刺激d消极不鼓励(惩罚/宣传)
4.赢取认同:鼓励人们以新的OL/NL为荣,认为它地位高

NL的实际目的
1.统一作用:提供平等机会
2.分离作用:同周边国家分开
3.地位作用
4.作为标准

坦桑尼亚 德国→英国→1961独立
60m人口 200多部落
英语是官方语言,不能作为国家语言
选择斯瓦西里语的好处
1.已经作为通用语在使用
2.是一种班图语,坦桑尼亚95%语言属于班图语
3.已经被殖民者编纂过
4.态度积极
a.与独立运动有关
b.被视为高级语言(第一任总统把莎士比亚翻译成斯瓦西里语)
c.种族上中立
分离作用:周边国家也使用斯瓦西里语,但是坦桑尼亚人认为他们说得正宗

挪威:1814年独立
1.乡村地区通行各种挪威语方言,后来混合为Leenosmal→Nynorsk
2.城市地区/上流阶层使用挪威方言的丹麦语,Riksmal→Bokmal
1985年两种挪威语都成为官方语言,但是每一种都没有成功赢得认同

造新词的三种方式
1.从其它语言借词
英语50%词汇来自法语/拉丁语/希腊语
日本語和한국어60%词汇来自汉语
日语外来语:コンピュータ、エレベーター、テレビ、ビデオetc
2.赋予老词新的意义
豪萨语(西非):宫廷中的信使→驻外大使
3.已有词的新组合
豪萨语:上方的交通工具,秃鹫的降落→直升机
毛利语:灵魂的声音→收音机

可能从已死亡语言中借词:印地语(梵语)
国家主义的国家会多采用2和3的方式
日本在1930-1940年的国家主义:ハイキング→遠足 ベースボール→野球
纯化:Kathabevonsa希腊语,北朝鲜[文化语]
语言保护主义:法语中引入le weekend, le sandwich, le drugstore等词汇遭到某些人反对

土耳其一直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
目标:创建新的现代化中立化的国家,从中东分离出去面向欧洲
1.控制书写:阿拉伯字母→拉丁字母
2.控制词汇:1928/29年,去掉波斯语和阿拉伯语的借词
“阳光语言理论”:认为欧洲语言起源于土耳其语,所以引入bioloji, teleton, telezyon等词只是“取回”

第五单元:英语作为全球语言
1.为什么人们称英语为全球语言
英语不是L1(第一语言)者最多的语言,西班牙语是20多个国家人口的第一语言
①L1+L2的数量很多:2000年,20%世界人口(1.5b)有接近母语/非常流利的英语能力
②全球分布
内圈(L1):美国,加拿大,英国,澳大利亚,新西兰等
外圈(L2):前英国殖民地,存在显著,经常作为官方语言。印度、斯里兰卡、巴基斯坦、尼日利亚
5%印度人口(40m)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英语,是第三多的英语人口(美国>英国>印度)
拓展圈(L2):历史上英语没有长期存在。俄罗斯、天朝
③教育中的领导地位
2.英语怎样成为全球语言
①17世纪拥有强大海军的国家:英国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荷兰、法国
18世纪殖民北美洲
19世纪加勒比地区、南亚、东南亚、非洲
②19世纪工业革命的中心在英国,加强了殖民地的经济发展
③20世界美国成为主要经济力量
④国际组织的出现:国联、北约、联合国、欧盟、欧佩克、东盟
⑤1945年后科学技术的发展
a.印刷和出版技术的进步,增强书籍和报纸的流通 80%的科技文献用英语出版
b.1950-1970短波收音机,VOA、BBC甚至在Radio Moscow用英语广播
c.电影工业(好莱坞)
d.流行音乐:甲壳虫、猫王、麦当娜、迈克尔杰克逊
e.航空旅行的增多:商务、旅游,需要通用语
f.计算机互联网
3.全球语言的坏处
①英语(作为全球语言)一般不是语言灭绝的主要原因,当地主要语言才是
②对L1使用者的消极影响:不再学习其它语言
美国911之后开始重视外语教学
4.英语是否会失去全球地位
①对英语可能排斥
语言有实用价值和象征价值。新加坡因英语的实用价值取得成功,而ZF担心其象征价值(西方文化)有不良影响。如果象征价值的影响超过实用价值,可能排斥英语。
②西班牙语:西班牙语国家在经济上不太可能超过英语国家
汉语:不太可能成为全球语言a.使用人口集中b.语言系统和书写系统比较复杂
③新科技取代语言学习
机器翻译(文字输入、语音输入)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发展
④英语在世界不同地区失去互通能力
“世界英语”(World Englishes)
如拉丁语发展成法语、西班牙语、意大利语、罗马尼亚语等不互通的语言
在10年内L2使用者将超过L1使用者
在50年内L2使用者比L1使用者多50%
a.发音
英式/美式 –t- (t/d) 重音在后/重音在前
现在有专门的发音训练教练
b.词汇
bathroom(主要强调洗浴功能/可以单指马桶)
pants(内裤[trousers]/裤子)
fall([autumn]/口语书面都广泛使用)
swimming costume/swimming suit, trunks, bathing suit
c.语法
Cockney Rhyming Slang(考克尼韵律俚语)
把一个词替换成一个词组,第二个词和原词的韵律一样,然后只保留第一个词
I’m just going down the stairs
Stairs= apples and pears=apples
=I’m just going down the apples.

未来对英语的影响
①英语的“所有权”
1960年代刚独立时的亚非国家对英语多持消极态度
现在英语被视为是有当地变种的国际语言
②创新
③写作:更多L2使用者使用英语写作

第六单元:皮钦语和克里奥尔语(Pidgins and Creoles)
在两种或更多的语言交流时出现的新语言
夏威夷皮钦英语:英语+汉语+日语+葡萄牙语+他加禄语
一种语言的使用者通常比其它语言使用者更有权力
19世纪很多外国工人来到夏威夷的种植园工作
老板/种植园主:英语“高阶语言”(superstrate languages)(通常是英语、法语、西班牙语、葡萄牙语、荷兰语、德语中的一种)
工人(汉语、日语、葡萄牙语、他加禄语)“低阶语言”(substrate language)
老板和工人的交流为“纵向交流”(vertical contact) 工人之间的交流为横向交流(horizontal contact) 横向交流多于纵向交流
皮钦语和克里奥尔语一般出现的情况
1.种植园(↑)
2.加勒比地区和美国南部的奴隶群体
3.交易(西非和东南亚)
4. Chinook Jargon曾经是美洲原住民的交易语言
5.在战争时作为外国驻军和当地居民的交流语言
Tok Pisin(巴布新几内亚)
Kamtok(喀麦隆)
Bazaar Malay(马来半岛)
皮钦语和克里奥尔语的发展过程
皮钦语早期:少量词汇,没有语法,没有固定词序
皮钦语后期:词汇量增长,有固定词序,SVO语法(即使高阶语言不是SVO)
创造方法
1.减少:Jim did not go to the market→ Jim not go market
2.简化:am, are, is:→is el, la→el
3.语音融合:the, this, that→d thin, thing→t “dis ting”
词汇增长后只有200~300词,但是能被巧妙利用来创造新词
1.一词多义(polymesy)
hia(hear):hear, know, sense
2.一词多性
bad: adj. Tu bad pikin (Two bad Children)
n. We no laik dis kain bad. (We not like this kind badness)
adv. A laikim bad. (I like him badly.)
3.激化意义
big→enormous 不用enormous,重复(reduplication)成bigbig
look→stare lukluk
4.语法性词汇减少
Tok Pisin中只有两个介词:bilong(belong):of 和 long:所有其它介词
5.组合:通过组合旧词创造新词
big ai(eye)=greedy drai(dry) ai=brave
krai(cry) dai(dir)=funeral for a young person who is not expected to die.
chop dai=funeral for a older person who has lived a satisfying life, so lots of food are made(chopped) to celebrate.
gras bilong fes “grass of face”=beard
gras antap long ai=eyebrow
gras bilong hed=hair
皮钦语阶段都是作为L2使用,下一代则作为L1使用,成为克里奥尔语
1.词汇量的进一步增长
经常使用老词:musket(gun),rascal(thug)
经常出现葡萄牙语语源的词,尽管与葡萄牙语没有交集[謎です☆]:pikin(child, small)
2.新的语法词(时和体)
baimbai (by and by) yu go = you will go
3.量词的出现
pela(fellow): Tu pela dokter(Two docters)
Tu pela mari(Two women)
4.有含义的后缀
bikim: make something big
daunin:down
nogutim:make something no good=break something
5.词汇简化
bilong dem(belong them)→blom(their)
baimbai→bambai→bai→ Yu ba go.

结果1:标准化
Tok Pisin(巴布新几内亚)
Krio(塞拉利昂[西非])
结果2:稳定双层语言
海地H标准法语 L海地克里奥尔语
结果3:去克里奥尔化
克里奥尔语越来越接近作为基础的标准语,后被认为是标准语的一种方言
①牙买加克里奥尔语(基于英语)
I told him: Mi tell e→a tell e→ I tell e→I tol’ im
②非洲裔美国人白话英语(AAVE)
结果4:重克里奥尔化
在1960/70年代,英国的第2代和第3代牙买加人开始为社会原因(显示个人身份)重新使用克里奥尔语

克里奥尔语的三大不可思议
1.为什么在世界各处发展的皮钦语/克里奥尔语都在语言学角度上类似?
2.儿童是如何把皮钦语发展成复杂的克里奥尔语的?
3.为什么在很多与葡萄牙语不相关的皮钦语中出现了葡萄牙语词汇?
假设1:高阶语言的使用者刻意简化语言来创造克里奥尔语(不成立)
假设2:单一基因起源论(Monogenetic Origin Hypothesis)
所有皮钦语/克里奥尔语有同一个起源语言
Sabir(中世纪时期地中海地区的一种航海交易通用语)
词汇重构(relexification):保留一种语言的语法,把所有词汇替换成另一种语言
a.Saramaccan(苏里南[南美])原高阶语言是葡萄牙语,后由英国统治。英语词汇取代了葡萄牙语词汇。
b.澳大利亚的入组语言(initiation language):同年龄的儿童在一起用新词把部落语言中的部分词汇替换掉,形成一种秘密语言。
c.英国的克里斯托弗(Christopher)是个低能特才(idiot savant),能“说”15种语言。语言学家研究发现他只是把其它语言的词汇替换到英语语法中。
假设3:全人类都只能硬件性地学习一种语言
固有性论(Innateness Hypothesis)
在所有人类语言中存在一个通用法则:通用语法(universal grammar)
人类语言和其它物种的沟通方式很不同
a.巨大的词汇量
b.丰富的组合系统(语法)
c.具有创造性
关键时期论(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)
人只有在儿童时期才能有效利用大脑中的这一部分(创造语言)

尼加拉瓜1980年引入手语,后同样形成了皮钦语手语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